通識觀點

This category contains 64 posts

【本會文章】探討通識教育科的現况與未來

//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於今年5至6月期間,以紙本和網上問卷調查方式,就通識教育科的現况和發展進行意見調查,共收集了460份問卷,有最少106間中學參與。結果顯示,在學科地位上,94%受訪者認同本科應維持必修和必考的現况。而評估架構方面,93%受訪者表示反對把現有評級模式改為「合格和不合格」;即使在「合格和不合格」之上引入「優良」的評級,仍有80%受訪者表示反對,充分反映前線老師十分認同本科在文憑試中的必修必考地位及現行的7級評級模式。數據顯示,75%受訪者認同應保留現時的六大單元課程結構模式。不過在教學實踐上,分別有89%受訪者認為局方應列明用作教學參考的概念以便教學,及67%受訪者認為課程內容需定時更新,可見前線老師已對六大教學單元與課程理念之間的關係有一定理解和認同;但對於與單元相關的概念處理上,如何達至配合社會發展,則仍是老師在學與教範疇的關注點…// Continue reading

【本會文章】通識科的未來必須建基於專業且廣泛的溝通

撰文:關展祺老師 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主席 有報導指教育局將就推行了九年的通識教育科作出改變,就該科的課程及考 … Continue reading

【本會文章】通識科真的侵佔了考生的選科空間嗎?

撰文:李嘉敏老師 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幹事   新一屆通識教育科文憑考試剛結束,一如以往,社會的討論 … Continue reading

【本會聲明】2018文憑試通識教育科考卷分析

本屆香港中學文憑考試通識教育科考試已於四月十一日順利完成。本會作為通識教師專業團體,謹發出以下聲明,以反映本會 … Continue reading

【文章】答題框架有用,但不是一切

答題框架是好是壞?在業界中,有部份教師也頗為反對有特定的答題框架,考評局在過去也多次強調通識科的公開考試中,並無指定的答題格式。筆者認為答題框架是學與教的其中一個工具,只要善用得宜,對學生的學習以至表達其想法都有幫助;但單純的學習這些框架,並不能令學生達到學習目標。 Continue reading

【文章】政治壓力下 捍衞通識科

其實通識科正是為了糾正港英年代與社會環境斷裂的殖民教育而推出。客觀理性、兼容並包、有理有節、推論有據,以及懷有造福社會的使命感與仁愛憐憫等,都是通識科希望年輕一輩培養的素質。聯會換屆後,由有豐富經驗的關展祺老師擔任第七屆主席,實在任重道遠。希望各位教育界同工與社會大眾繼續支持聯會,使新幹事會能繼續虛心為廣大師生以至社會大眾服務。 Continue reading

【本會聲明】本會就2017年香港中學文憑試通識教育科考試的聲明

本屆香港中學文憑考試通識教育科考試已於四月三日順利完成。本會作為通識教師專業團體,謹發出以下聲明,以反映本會就今年的考卷題目及設計的立場。 Continue reading

【文章】開放數據與智慧城市

因為開放數據有其好處,各國政府都積極開放資料。以教育數據為例,根據2015年開放數據排名,台灣全球排名第一,當地開放的資料遠比香港多,而且不少數據都具分析價值,例如每年中英數會考學生在各題的答對率,所用格式都是CSV。而在全球排第二的英國,正在推行「未來城市示範」計劃的格拉斯哥開放的數據,甚至包括各間學校的缺席、遲到等數字,此外亦可以得知全市學生在主要考試的成績表現。而排名第八的美國,其教育部的開放數據網站,除了讓公眾下載檔案外,亦會用地圖呈現各項數字,形象化各項數據方便公眾查看。反觀香港,教育局每年均透過WebSAMS收集學校學生數據,又透過如全港系統性評估、香港中學文憑試等評核,獲得學生表現數據。 Continue reading

【文章】有關近期對通識教育科討論的回應

近幾個月,香港社會又對通識教育科有較多的討論。在二月中,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更把本科列為會議議程的討論項目之一。筆者在此以一名前線通識科教師的身份,用自身的教學經驗,簡短回應在上述會議中通過的兩項無約束力動議。 Continue reading

【本會文章】致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意見書

通識科乃上世紀社會對當時教育過於功利以致青少年對社會漠不關心的問題作出的回應。香港作為一國兩制下的社會,要達致港人治港,年輕一代關心社會並培養理性分析的能力至為重要;今天面對多變的社會及國際環境尤甚。守護通識科的必修必考及政治中立,不單是考試課程及教育事務,更是整體社會公民素質的基礎。 Continue reading

彙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