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觀點

This category contains 64 posts

【文章】權利、義務與正確認識《基本法》

在黃之鋒於泰國被扣留期間,特區政府以至中國政府外交部應否主動聯絡泰國政府,以瞭解事情,並對黃提出協助?這原本是很理所當然的問題,卻一直沒有得到正面解答,而隱沒在一大堆搬龍門、轉移目標、模糊視綫的討論之中。其實只要用所有通識同學都認識的持份者角度切入,答案便一目了然⋯⋯ Continue reading

【文章】看《導火新聞線》學習通識科

通識科強調生活中實踐,筆者在課堂中亦經常提醒同學觀察和思考生活細節與自己學過的通識概念、知識和議題有何關係。這樣做的話,同學可以對所學的通識有更深刻印象,也能提升應用它們的能力。以筆者早前看過的一齣電影《導火新聞線》為例,電影裡有不少情節是可以用通識角度來討論。 Continue reading

【文章】《民王》、《俠飯》與 Pokemon Go

筆者在學校除了任教通識科外,也要兼任資訊科技統籌員的工作;而其中一個職責是安排每年一至兩次有關資訊科技運用的家長講座。在答問環節,經常有家長問:「時常聽專家說要多瞭解子女的世界,但資訊科技的發展太快了,又 Facebook 又甚麼的,我們怎樣追得上?」──賴得鐘老師 Continue reading

【文章】通識不是「各打五十大板」

執筆時正觀看電視上的立法會選舉論壇。不同派別及主張的候選人各抒己見爭取支持。作為觀眾會如何選取?我們希望年輕人(甚至全港市民)學會的是聽取理據、引用原則去作出理性判斷,然後對社會在足夠的關注去投下神聖一票吧。通識科不正是透過每節課的社會議題討論培養年輕人成為這樣的負責任公民嗎?不能否認的是,今天香港社會狀況比回歸前已複雜了很多。要求矮化甚至取消通識科的人們,不少只是沒能認清這一點, 而妄想舊有的學制能夠應付今天的問題而已。──賴得鐘老師 Continue reading

【文章】教育不應自絕於社會爭議

我們深信,香港大部分的通識科同工都是以專業的態度,希望以最好的教育,引領香港的未來棟樑成為對社會爭議有識見及理解各種觀點的良好公民。不過,即使教師如何在這方面責無旁貸,也需要其他的配套支持。政府作為把持香港公共教育資源的機構,在提供充足資源予教師方面,自然有最大的角色;但同時前線教師也需要教育相關部門,以至各辦學團體、學校管理層等,對他們的教學工作給予空間及支持(甚至保護),不讓寒蟬效應在校園出現,讓教師與學生能共同在通識科課堂上建構知識,為不同的社會爭議尋求共識踏出第一步。──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 Continue reading

【文章】考試就是萬惡?

成績作為學習誘因,並不是筆者認為考試最重要的存在價值。事實上,考試本身是評核學生能力的一種工具,而評核本身是教育的重要一環。評核過於粗疏甚至沒有評核,我們難以有效量度學生的學習果效,從而按他們的學習成果分配有限的資源(例如語文能力較強的學生,可以有較大機會入讀名額有限的法律學位課程)。同時,我們也較不容易量度教師的教學效能,從而找出教學(以及包括策劃等其他範疇)的良好做法,以供教育界其他同工參考──陳家祺老師 Continue reading

【文章】師生關係、學習效能、生命建立

除了直接傳授知識,老師更重要的是與青年人同行、建立及鞏固其正確的價值觀,以應付其成長需要,造就社會人材,這才是最大的使命。師生關係,看似虛無,但在各項範疇中都甚具影響力。如Erikson所提及的成長八階段,中學生的成長階段,特別需要身份認同、互信關係的建立等,健康的人際關係正滿足了成長需要,亦幫助減少成長上的危機──程衞權老師 Continue reading

【文章】大嶼山發展 – 《鏗鏘集 – 近看大嶼》觀後感

各持份者與政府之間的矛盾,可以是對政府的取態(只重視經濟、不顧一切向中國接軌,從而放輕本地人士的訴求),也可以是質疑政府執行時的公平性、利益輸送等。有一些矛盾是在制度本身,例如片中提及的水牛保育中心發展,本來就存在著土地擁有權和執法權之間的矛盾、部門之間的不協調,而在水口的情況,又發現政府部門處事的限制,造成行動上未能達至有效的可持續發展,矛盾重重──程衞權老師 Continue reading

【文章】穩定教學團隊 提升教學質素

要維持以至提升本科的教學質素,通識教師團隊能持續累積經驗至關重要。有經驗的通識教師對本科內不同的概念、知識、思考工具等等更為熟悉,令他們能更得心應手地處理課堂討論,例如靈活運用通識科的不同概念及思考工具、繼而能運用合適的教學法、更需察覺學生未有觸及的概念或思考角度,都必須透過累積教學及課業批改經驗,並花時間加以鑽研。因此,這更能反映出穩定的教學環境對提升整體教學效能的幫助──陳家祺老師 Continue reading

【文章】捍衛通識教育 培養良好公民

以上通識科的一些特點,都顯示出此科對香港的公民教育有重要貢獻。如果落實王先生把通識科排除在外的「8個必修科」,恐怕是一個開倒車的做法,令香港的中學教育重回港英殖民地時代的非政治化教育制度——學生無法在有意義的學習經驗裏,研習不同的當代公共議題,把學生再一次從其身處的充滿不同爭議的社會中拉走、剝奪他們在專業教育工作者指導下學習如何面對身邊的社會爭議的權利——這對培養香港青少年成為良好公民,絕對是百害而無一利──陳家祺老師 Continue reading

彙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