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檔案

通識觀點

This category contains 59 posts

【文章】通識科不重事實?批評前請先全面準確掌握事實

曾任香港中學校長的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先生,日前(11月17日)於報章《Am730》撰文,以英國脫歐公投為例,提出市民應該要關心政治及公共事務;同時,曾先生在另一場合發言時提到反對取消通識教育科。本會向來支持以通識教育科提高香港青少年的公民意識及素養,以為他們成為未來的良好公民做好準備。因此,我們喜見有本港政界及教育界的重量級人物認同市民政治及公共參與的重要性,並對通識科的地位給予肯定。不過,上述文章同時顯示了曾先生對通識科目標及實際運作有錯誤理解。我們作為通識業界組織的民選代表,必須在此公開回應,讓公眾對此科有更準確的理解,並維護一眾正為學生學習努力的前線同工的專業形象。 Continue reading

【文章】面對錯失的真意義:記中三測驗事件

文:賴得鐘(本會主席) 原文刊於:香港電台通識網集師廣益 早前,筆者答應了學生要把一次校園風波(其實是筆者的糗 … Continue reading

【文章】對政府政策措施的思考

在社會上不同公共議題的討論中,其中一種較常見的爭論是:政府應否實行某個政策措施(即政策評論題)。例如,談及香港人的飲食習慣是否健康時,社會便有「政府應否對高脂食品徵收額外稅項」的討論。對部份通識科的初學者來說,他們只能籠統地思考這個措施的「好處」與「壞處」。筆者在本文嘗試以自身的學習及教學經驗,分享一些「好處∕壞處」以外的思考向度,希望有助擴闊學生的思考,也令他們可以更有系統地整理自己的意見。 Continue reading

【文章】權利、義務與正確認識《基本法》

在黃之鋒於泰國被扣留期間,特區政府以至中國政府外交部應否主動聯絡泰國政府,以瞭解事情,並對黃提出協助?這原本是很理所當然的問題,卻一直沒有得到正面解答,而隱沒在一大堆搬龍門、轉移目標、模糊視綫的討論之中。其實只要用所有通識同學都認識的持份者角度切入,答案便一目了然⋯⋯ Continue reading

【文章】看《導火新聞線》學習通識科

通識科強調生活中實踐,筆者在課堂中亦經常提醒同學觀察和思考生活細節與自己學過的通識概念、知識和議題有何關係。這樣做的話,同學可以對所學的通識有更深刻印象,也能提升應用它們的能力。以筆者早前看過的一齣電影《導火新聞線》為例,電影裡有不少情節是可以用通識角度來討論。 Continue reading

【文章】政治議題壓力下 記者、教師同病相憐

慢着!當前線老師為秉持學術自由而奮力盡責時,校長和辦學團體正正應該肩負起捍衞前線員工的屏障作用,抵擋來自四面八方的壓力。⋯⋯同樣地在新聞界的領域,筆者相信大部分的前線新聞工作者都如我的舊生一樣,在公開試取得上佳成績考入大學新聞傳播學系,面對環境惡劣的職場而收入與付出不符正比,但仍為社會公義往前衝。新聞機構的老總以至老闆,應做的是作為他們的屏障,保護他們實踐天職才是。 Continue reading

【文章】《民王》、《俠飯》與 Pokemon Go

筆者在學校除了任教通識科外,也要兼任資訊科技統籌員的工作;而其中一個職責是安排每年一至兩次有關資訊科技運用的家長講座。在答問環節,經常有家長問:「時常聽專家說要多瞭解子女的世界,但資訊科技的發展太快了,又 Facebook 又甚麼的,我們怎樣追得上?」──賴得鐘老師 Continue reading

【文章】通識不是「各打五十大板」

執筆時正觀看電視上的立法會選舉論壇。不同派別及主張的候選人各抒己見爭取支持。作為觀眾會如何選取?我們希望年輕人(甚至全港市民)學會的是聽取理據、引用原則去作出理性判斷,然後對社會在足夠的關注去投下神聖一票吧。通識科不正是透過每節課的社會議題討論培養年輕人成為這樣的負責任公民嗎?不能否認的是,今天香港社會狀況比回歸前已複雜了很多。要求矮化甚至取消通識科的人們,不少只是沒能認清這一點, 而妄想舊有的學制能夠應付今天的問題而已。──賴得鐘老師 Continue reading

【文章】教育不應自絕於社會爭議

我們深信,香港大部分的通識科同工都是以專業的態度,希望以最好的教育,引領香港的未來棟樑成為對社會爭議有識見及理解各種觀點的良好公民。不過,即使教師如何在這方面責無旁貸,也需要其他的配套支持。政府作為把持香港公共教育資源的機構,在提供充足資源予教師方面,自然有最大的角色;但同時前線教師也需要教育相關部門,以至各辦學團體、學校管理層等,對他們的教學工作給予空間及支持(甚至保護),不讓寒蟬效應在校園出現,讓教師與學生能共同在通識科課堂上建構知識,為不同的社會爭議尋求共識踏出第一步。──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 Continue reading

【文章】考試就是萬惡?

成績作為學習誘因,並不是筆者認為考試最重要的存在價值。事實上,考試本身是評核學生能力的一種工具,而評核本身是教育的重要一環。評核過於粗疏甚至沒有評核,我們難以有效量度學生的學習果效,從而按他們的學習成果分配有限的資源(例如語文能力較強的學生,可以有較大機會入讀名額有限的法律學位課程)。同時,我們也較不容易量度教師的教學效能,從而找出教學(以及包括策劃等其他範疇)的良好做法,以供教育界其他同工參考──陳家祺老師 Continue reading

字體大小

A A A

聯絡地址

香港新界沙田香港中文大學
信和樓 4 樓社會學系代交

c/o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4/F, Sino Buildi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hatin, N.T., Hong Kong.

彙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