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正閱讀......
媒體文章, 通識觀點

【文章】請梁美芬議員修讀通識科

文:賴得鐘(本會主席)

2月6日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女士在《明報》發表題為〈通識科應轉為選修科〉一文,反映對通識科存有不少誤解。其實通識科對於培育年輕人21世紀香港所需的素質尤為重要。筆者謹以考生都熟知的思考方法回應梁議員的意見。

該文章關於通識科的意見要點如下:

一、通識科本意雖好,但作為必考必修的科目「指引混亂、欠缺有系統的教學課程」因而「變質」。

二、通識科「經常出現高度爭議性的題目」,因此坊間出版社、補習社也常出政治敏感的練習。

三、「通識科支援的匱乏」令學生學習感困難。

四、因此通識應轉為選修科。

通識考試有一種題型要求學生為某社會問題提出建議。筆者教導學生作答這種題型時,提出的建議需注意(1)建議是否針對問題本身?(2)建議是否可行?

梁議員認為通識科有「指引混亂」與「支援匱乏」兩個問題,考生可以此框架回應。「指引混亂」,不是應理順課程指引嗎?把通識改為選修科,指引會自動理順嗎?這種違反邏輯的建議顯而易見。

建議是否可行?整個中學文憑資格需得國際學術機構認證。把通識科轉為選修科,便即時摧毁教育局與考評局由2009年引入文憑試至今辛苦爭取的文憑試海外大學資歷認可。換句話說把通識轉為選修會直接影響本港學生可否以文憑試成績報讀外國大學的資格。請問梁議員是否仍視之為可行?

「支援匱乏」的問題就更簡單,解決方法當然是增撥資源。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長年爭取教育局增加撥款,讓學校增聘通識教學助理,教協亦長年爭取檢討班師比,一來直接令支援不再匱乏,二來增加年輕教師的就業機會。轉為選修科反而令資源大幅削減,不少年輕教師將會被裁,豈非弄巧反拙,未能針對問題本身?

「持份者分析」也是任何高中通識學生都懂的思考方法。梁議員提到政治敏感的問題,竟是因為「大型出版商、補習社的模擬考試」涉及敏感議題?補習和出版社的問題,為什麼算到通識老師和課程的頭上?文憑試已考了5屆,擔任通識閱卷員的老師數以千計,但未聞有人指控政治立場會影響評分,可見即使假設題目政治敏感,學生仍可暢所欲言,言之成理便可得分。「言之成理可以得分」有問題嗎?

通識必修必考的意義

以上似跟梁議員開個玩笑,然而筆者認真地希望指出的是,通識科致力培養的思考方法與框架,其實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每天都用得上:考慮不同持份者意見、辨識問題重心、考慮可行性和合理性、堅持理性講求實證、不畏強權不作政治傾斜。通識必修必考的重要性在於令學生重視而會在不同課堂及考題情景實踐上述價值。通識科培養的正是這些素質,我們期望年輕人具備的正是這些素質,通識必修必考的意義亦在於此。

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 2017-02-08

字體大小

A A A

聯絡地址

香港新界沙田香港中文大學
信和樓 4 樓社會學系代交

c/o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4/F, Sino Buildi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hatin, N.T., Hong Kong.

彙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