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正閱讀......
媒體文章, 通識觀點

【本會文章】致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意見書

【註:本文乃本會就 2017 年 2 月 13 日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中,有關通識教育科討論事項所提交的意見書。】

摘要:高中文憑試通識科自2009新高中課程推行定為必修科,經過各方努力逐漸得到社會各界認同其價值。然而就本科的價值、課程內容等方面,社會上仍有不少誤解與疑問。以下從部分社會人士對通識科有無政治取向、課程與考評設計是否鬆散以及其作為必修必考科目的價值三方面嘗試作出解釋,以釋公眾疑團。

簡言之,通識科乃上世紀社會對當時教育過於功利以致青少年對社會漠不關心的問題作出的回應。香港作為一國兩制下的社會,要達致港人治港,年輕一代關心社會並培養理性分析的能力至為重要;今天面對多變的社會及國際環境尤甚。守護通識科的必修必考及政治中立,不單是考試課程及教育事務,更是整體社會公民素質的基礎。

========================

教育的其中一個主要目的,是要培養青少年成為未來的良好公民。而良好公民的其中一個重要特質,是對重要的社會議題有認知及理解,並能在審視不同的證據、充份考慮就議題的不同意見後,作出有識見並合乎邏輯的決定。

然而在回歸前,殖民地教育往往被批評為僵化,並且落後於21世紀全球的趨勢。正因如此,通識科才應運而生。通識科的課程及考核內容,正正能在知識層面裝備好青少年成為良好公民。過去數年的公開考試已顯示出,此科的其中一大特色是所涉及的討論議題緊貼社會關注點,例如本港的政制發展、文化保育、大型基建、人口老化等等。此外,通識科的課程內容能涵蓋其他科目較少提及到的概念及知識,例如民主、法治、身份認同、可持續發展、綜合國力等等。透過必修必考,學生除了可養成留意時事的習慣外,也可以透過分析社會議題的思考框架去實踐邏輯和批判思考,而不會只着重背誦課本知識。這都可為學生以至整個香港社會建立更佳的公共討論習慣,訓練他們思考社會議題的技能,並培養他們以理性、關顧不同持份者等態度處理公共爭議。

而過去一段時間,部份社會人士及政客對通識科提出的意見,一方面有監察科目運作的作用,但另一方面也顯示部份人士對此科有所誤解。

誤解1:通識科令學生政治立場偏激?

2014年七月梁美芬議員在接受《環球時報》的專訪中提到「許多教師在上課時,經常提及內地人權和貪污問題,對中國近十年的成就卻隻字不提」的說法。熟悉通識科運作的人,自然會明白這種說法有多脫離現實。在課程框架方面,通識科的課程本身就包括了中國在改革開放方面的成就;而更重要的是,在課程理念上,通識科重視多角度思考,當中最重要的元素之一,就是要思考持不同立場人士的意見。

而與上一點誤解有關連的,就是有部份人士認為通識科令學生變得激進和偏激 。這說法在通識科要求學生多角度、全面思考下,實際上難以成立。而根據香港中文大學趙永佳教授的研究過程中訪問新高中學生時發現,通識科所帶來的思考工具,不但讓學生能盡量避免受別人誤導、煽動,而且讓他們抱持較持平、客觀冷靜和包容的態度去分析各大社會爭議。本會與教協和當年教育學院在2014年舉辦的通識教育研討會中,談到如何處理爭議議題。其中兩位嘉賓包括教協的張銳輝老師和教聯會的鄧飛老師都不約而同,同意通識課堂老師會兼容並包、客觀分析,否則不能符合公開試考評要求。可見不同政治取態的老師都同意,老師和考評是可互相配合,以收培養學生理性、客觀思考的作用的。

誤解2:通識科課程鬆散、不着邊際?

有意見認為通識科無審批教科書,不同老師亦都以不同的議題和方法任教,好像了無邊際(俗稱「吹水」),甚至主張要用既定教科書、社會議題和概念。問題是今天的世界的確時刻在變。2014年瘋魔全球的冰桶挑戰,上年2016年用作文憑試試題已經被人詬病不夠貼近潮流;半年前國際才討論得熱哄哄的TPP,今天美國已經退出並且面臨瓦解。今天的世界就是如此多變。用傳統學科那一套硬磞磞的課程的確不適合面對社會及世界議題,否則只會是作繭自縛,自絕於21世紀世界而已。

另外,也有論者提到通識科片面強調思考,忽略了掌握事實的重要性。但事實卻並非如此。例如2016年公開試題目問到二孩政策與中國長遠發展的關係,考評局亦期望考生可拿出具體中國經濟及社會情況,例如人口老化、產業轉型,甚至中國傳統家庭文化。如只從理論上的計劃生育作答則只可獲中等評分。可見通識科甚為重視學生對具體實況與事例的掌握,絕非不着邊際。

誤解3:通識科應改為選修?

有指通識科作為必修科,「佔了一個選修科位置」,因此應改為選修,還學生選擇權。這種看法令我們重新審視必修科是甚麼。現時中英兩科必修,社會廣為接受。然而在大學入學試加入數學科為必修,是2012年高級程度會考取消所未有。數學中所學的三角幾何等,在日常生活亦未必經常用得上。然而社會對數學列為必修科均無大異議,正因為數式背後的邏輯思維是我們深感青少年必須培養的能力,因此列為必修科理所當然。

通識科亦然。今天香港以至放眼世界,已不可能自絕於社會變遷。撇開政治爭議,即使香港作為商業城市,在今天的社會所作的商業決定若缺乏社會觸覺,隨時惹來軒然大波。去年某化粧品牌因其代言人的政治立場取消其宣傳合約,使其集團廣受批評甚至杯葛;港鐵處理動物進入路軌被社會狠批等等均可見一二。

可見隨着世界思潮發展,價值觀不斷轉變並且受外來及內在環境激蕩磨合,上世紀關起房門死記硬背只求考試成績美滿的日子已成過去。香港作為國際城市,下一代的思想及文化素質正是通識科肩負的重任。固然其課程內容隨着時代變遷可以在學術專業的氛圍下討論研究,但社會上每個公民──而非單只對社會議題有興趣的年輕人──均需學會回應社會價值觀和環境變遷卻是不爭事實。既然如此,又怎可轉為選修?

結語

總括而言,通識科由2009年隨着新高中課程定為必修必考科目,由早期社會充滿懷疑,憑着教育局、考評局及教育同工的共同努力,一點一滴建立其公信力,並連結公民社會使之活化為與日常生活密不可分的科目,令社會開始廣泛認同本科作為培養年輕一代公民素質的基石,實在不可輕言廢棄,並當共同守護才是帶領香港面對全球化挑戰的契機。

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

2017年2月9日

字體大小

A A A

聯絡地址

香港新界沙田香港中文大學
信和樓 4 樓社會學系代交

c/o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4/F, Sino Buildi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hatin, N.T., Hong Kong.

彙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