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正閱讀......
媒體文章, 通識觀點

【本會文章】通識科真的侵佔了考生的選科空間嗎?

撰文:李嘉敏老師 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幹事

 

新一屆通識教育科文憑考試剛結束,一如以往,社會的討論不免再次聚焦於此科的政治題目考核以及其必修科的價值。

別把焦點過份放在政治議題

通識科的重要性在於擴闊學生的知識基礎,加強學生對社會的觸覺。適逢本年度通識文憑試卷一必答題沒有直接涉及政治事件,炒作焦點少了一點。不少前線教師甚或希冀社會大眾能藉此機會認真了解通識科的理念和實踐,畢竟在「法治和社會政治參與」這主題以外,其實還有很多社會議題值得考生和大眾去關注。例如2018年考卷涉及「世界公民身份」、「器官捐贈」、「電動車」、「藥物耐藥性」等題材,正是近兩、三年的社會關注點。學生透過高中三年的通識科學習經歷,大多能「理解現今世界狀況」,作出「獨立思考」、「多角度思考」。這樣的知識和思考訓練、公民身份的建構,是現今資訊充斥、瞬息萬變的年代所不可或缺的,故通識科之重要性不低於中英數3科,亦是其列為必修的最重要原因。

選修科存亡不應諉過於人

然而,通識科的存在恍惚就是原罪。有批評從課程角度出發,指「通識科的存在,本身就扼殺學生修讀選修科、吸收其他知識的機會」,認為通識科作為一個必修科,令學生由以往舊制可選修 3 至 4科到現在只能選修 2 至 3 科,「侵佔」了學生接觸選修科的機會,甚至威脅一些選修科目的生存空間,故應把通識科轉為選修。但根據香港考試及評核局考試統計資料,2010-2012年間香港高級程度會考(舊制)考生的平均報考科數為4.8科,而2012-2016年間香港中學文憑試考生的平均報考科數為6-6.2科*,在分別扣除必修科的數目後(舊制規定中英兩科必修,而文憑試則規定中英數通四科必修),考生皆平均選修兩至三科選修科,未見因必修科的出現而明顯減少選修的情況。雖然與2012年舊制的數據相比,一些科目如中史、歷史2018年的報考人數佔總日校考生的比例分別錄得18%、16%的降幅,但亦有不少文憑試選修科目的報考比例呈上升的情況,例如生物科的報考比例由2012年舊制的23.8%升至2018年文憑試的26.6%;視覺藝術科的報考比例由2012年舊制的0.9%升至2018年文憑試的7.2%;舊制電腦科及電腦應用科合共報考比例的7.5%升至文憑試資訊及通訊科技科(ICT)的11.6%。仍未計算一系列報考比例與舊制相若,又或是文憑試新晉的甲類選修科目的數據,如果只因部份選修科目的報考情況未如理想,便指控必修科「侵佔考生選科空間」實在說不過去,甚或予人以偏蓋全、刻意誤導公眾的感覺。

作為關心教育的一分子,理應從課程及考評檢討部份科目的優化方法,若然懷緬過去、諉過於人則對科目發展、對學生學習而言都不是好事。

(*2017-2018年的數據尚未公佈)

(文章已刊登於2018年5月3日星島日報)

 

字體大小

A A A

聯絡地址

香港新界沙田香港中文大學
信和樓 4 樓社會學系代交

c/o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4/F, Sino Buildi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hatin, N.T., Hong Kong.

彙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