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正閱讀......
媒體文章, 通識觀點

【文章】AB部分FAQ(二)

作者:程衞權老師(本會外務副主席)

承上一期賴老師的問題解答環節,是次繼續先就AB部分兩項常見問題作簡單回應,相信這段時間,不少同學差不多要繳交題目、焦點問題和研究方法,故此,先就題目訂定和資料類型運用的情況解說,讓同學有初步理解。

不少同學起草題目和研究方向時,會疑惑自己所訂的題目不符合標準、所用的資料類型有誤,故此總會遇上不少這類問題:「題目是否可行?」、「有沒有一些題目不可探究?」、「一手資料還是二手資料較好?」……總括而言,初階段者的困惑,多集中環繞題目的可行性,以及資料類型的正當性(不少同學擔心形式轉變的同時,資料類型的運用也需要改變,例如只能用二手資料的誤解)。

1. 題目可行性

宏觀而言,究竟有沒有什麼題目不可探究?筆者的答案是:不知道。這看似有點令人更困惑,但其實除了探究者自己,沒有人可以代答。老師既不是學生心中「那條蟲」,更何況,老師未必完全了解同學的背景、能力,故此,老師也只能透過一些框架、導引問題等,幫助同學思考題目是否可(自力)探究,最後由同學決定。

雖說沒標準答案,但有一些原則同學應了解,好讓設題時有所依據(其實這些問題,也在過往的制度中有效,並不是「具規範」後的專利。不過,轉新形式時,或許會有一些恐懼感)。題目可行與否,筆者認為可先視乎其探究價值、探究性、探究者的資源、探究題目所牽涉的道德、安全問題、字數等範疇的限制,例如同學打算只探究班中同學學習樂器的狀況,而並未打算有所延伸、推論等,似乎其探究價值較小,未能看到當中的研究結果能反映社會什麼現象,又或與什麼社會議題連上關係。故此,筆者常會建議同學放棄此類題目,至少探究限制較大,表現亦受限制。

另一例,筆者曾遇同學有意探究殯儀行業的一些現象,但現實中,若同學對於殯儀行業認識不深,加上缺乏人脈的話(此行業非常內聚),其實難以走進這個社群,遑論探究,加上二手資料不足時,探究結果必受限制。若是這類型,筆者也建議同學慎思。另外,同學亦要留意,若事情牽涉情況複雜,可能需要極深入的探究,字數也是一個考慮,不然,只能泛泛而談。

題目的表達也許僅有一定程度的參考性,實際探究可行性還須檢視其探究目的等部分。觀乎考評局的示例(探討本港中學生對遺體器官捐贈的接受程度),題目只提及接受程度,其實同學可以只交代中學生對此議題的態度,甚或部分同學可能會選擇以問卷調查,針對中學生問一兩條關於他們對此議題的接受程度,這也不算離題,但深信同學也會理解,一來此方法對社會現象的呈現程度較弱,二來,只能將數據變為文字呈現,資料整理、消化運用、推論的能力亦未能呈現,故此實在需要修訂。然而,這份示例能以傳統觀念、教育等評量中學生的接受程度以外,更會就此作出建議,其探究意義、資料深入分析的程度都重,亦在探究目的清楚列明,這題目便沒有問題。

總言而之,訂立題目時,最重呈現清晰目標,當中的探究需要有探究意義和探究性(需要探究)。此外,自己可駕馭,並非單單說明資料,而是運用資料,對應焦點問題,作出推論(現象與現象間的關係), 例如上例中,以傳統、教育的情況指出中學生對器官捐贈的接受程度影響。

2. 資料運用

題目以外,相信資料類型的運用亦受關注,過往曾有一些想法,有認為一手資料比二手資料好,亦有指二手資料比一手資料好。

筆者認為,資料類型的運用有如題目訂定,不是什麼能用不能用,什麼比什麼好,基本上「凡物都可做可用」,不過,最重要是個人能否駕駑。在大數據年代,不難接觸和擁有數據,但不少同學得物無所用,所持工具多,然而操作技能少,製造更多的問題,例如問卷常會問及不相關的個人資料、為滿足問題數量而問、調查全球能源狀使用問卷(不相關)等。故此,爭議不在運用什麼資料或什麼類型資料,而是個人對資料的可掌握程度,以及與題目的「相關性」。

一手資當然有好處,能夠緊貼個人所需,針對焦點,情況有點像度身訂造衣服跟在連鎖店購買一件大概尺碼的成衣,度身訂造似乎能更聚焦;而且,一手資料基於是個人發掘,故「新鮮」程度必定較高,畢竟二手資料需要時間整理、發放,同學利用一手資料可有最新現象呈現;第三,二手資料不是所有情況都能呈現,有時候,同學的焦點探究原創性甚高,可能未有足夠的二手資料提供,故此,一手資料便應用上。

不過,二手資料也有其好處,同學能按一些已有知識作基礎,然後作出分析和推論,相對原創需要較低,並且推論的穩定程度亦較高(有實證可援引);二來,資料豐富,海量資訊足以供應(若同學的題目為較普遍);再者,二手資料若來自學者、權威等,可信性和廣泛性亦可能較同學一手找來的資料較高。

故此,同學應按題目焦點的性質需要來選取探究方法和資料類型,兩者均有缺點,不少同工擔心二手資料容易讓學生抄襲,又或擔心能力稍遜者未能處理二手資料(文字或數字分析)。但細想,若同學能力不足,其實處理一手資料(設定問卷)也同樣會遇上問題,加上,一手資料的真確度亦可成疑,同學不選擇抄襲也可選擇自行扮演多角做問卷,道德問題仍未解決。因此,要教導同學有操守地處理探究,能駕馭所搜集的資料(例如引述)才是真正治本方法。

原文刊於《信報通識》網站

字體大小

A A A

聯絡地址

香港新界沙田香港中文大學
信和樓 4 樓社會學系代交

c/o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4/F, Sino Buildi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hatin, N.T., Hong Kong.

彙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