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正閱讀......
媒體文章, 通識觀點

【文章】通識教育、國情、基本法

作者:許承恩老師(本會主席)

近日,通識教育科再度成為社會焦點。一方面,各「三三四學制」學科進行課程檢討,通識教育作為必修必考主科,自當備受關注;另一方面,近日「佔領事件」勾起政府對青少年工作的關注,政府表示將大力做好青少年教育工作。既是如此,通識教育的改革與必修必考角色,再次成為熱話。

就此,各方各界不斷強調,通識課堂內容一直有涉及「國情教育」及「基本法教育」。那麼,在進一步討論之先,大家不禁問:「未來,學生可如何在通識課堂更有效學習關於國情或基本法的知識?」

有人認為,舉凡聽見「認識國情」、「基本法教育」,很多時屬建制陣營「維穩」想法。事實上,並非如此。實情是︰關注國情、基本法知識,並非建制陣營「專利」。在現實世界,政治光譜下不同立場人士,也常談論國情、基本法。只不過,大家所選取的角度,大相逕庭:有人重視大國崛起,但同時也有人重視城鄉差異;有人關注領導班子和平穩定交接,但同時也有人關注維權、上訪人士的命運待遇;有人着重某些基本法重要條文如何被妥善解讀,但同時也有人特別關注部分條文實踐時所帶出的爭議,特別是23條立法的具體操作。

大家所關注的,均自覺重要,亦建基於部分事實。不難理解,過程中,如果要達致一種所有港人皆認同的「平衡」,幾乎沒有可能。不過,這亦不代表無從入手。

10423948_1523722124566988_4175695711935276229_n

香港與內地的教育實況,截然不同。就上述課堂描述及香港社會特質,還有互聯網資訊爆炸背景,如果特區政府以絕對權力「由上而下」形式強推國情及基本法教育,大幅度改變現有課程結構,適得其反。

表面而言,如此強推,在制度形式層面看似勝了一仗,但實情是輸了民心,治標不治本,有可能遺下更多難題予未來特區政府。所以,如果真的希望以更順應民意,且有效用形式加強國情及基本法教育,何不從現有基礎「着墨」?

早有提及,通識老師一直有教授國情及基本法內容,就此,當局可考慮如何支援學界,達致多贏局面。舉例,在教材方面,當局能否在不違背現有機制、理念背景下,完善現有支援,提供更多具體建議?

以「基本法教育」為例,基本法條文眾多,不乏艱澀內容。當局能否提供客觀知識教材指引,縮窄教授範圍,建議老師應集中教授哪些條文?而在一般公認的客觀原則下,大家應如何解讀那些條文內容?

再以「國情教育」為例,現時中學界常參考本港傳媒或出版社教材,以港人的視角了解國情。就此,當局可嘗試整合各界相關專業人士意見,整理出簡單列表,內容包括香港、內地及外國相關資源網站,以至老師能客觀地多角度參考本港、內地及外國關於國情的基礎知識及現況,同時「戴着香港、內地及國際視野眼鏡」了解祖國。

當局亦可考慮優化現有的「建議概念名詞」列表,令相關內容更切合現況,亦讓一般老師、學生及家長能夠藉這批「建議概念名詞」更了解課程所涉及的基礎知識及涵蓋範疇。當然,大家同時可藉這些涉及客觀知識的「建議概念名詞」,了解青少年如何學習國情及基本法內容。

參考上述建議例子,首先,當中沒有改變現有課程框架及教學理念;另外,建議主要涉及公眾公認的容觀知識,未有涉及政見立場。加上,這些措施可直接提供教學建議,支援老師教學,亦有助進一步研究課程長期改革方向。

故此,何不捨難取易,參考現況,建基於已有的通識成功經驗作出支援?

作者亦為香港教育局課程發展議會通識教育委員會委員、香港考試及評核局科目委員會(通識教育科)主席

原文刊於《信報》2014-12-19

字體大小

A A A

聯絡地址

香港新界沙田香港中文大學
信和樓 4 樓社會學系代交

c/o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4/F, Sino Buildi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hatin, N.T., Hong Kong.

彙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