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正閱讀......
媒體文章, 通識觀點

【文章】施政報告建議大規模教改:須三思

作者:許承恩老師(本會主席)

參閱《文匯報》11月28日的報道,特首下一份施政報告「不排除取消把通識科為必修科的規定,加入中國歷史科目,讓年輕人更好地認識國家歷史,加強對國家的歸屬感」,並且「必須加強對《基本法》的認識,以免年輕人受『有人心』刻意歪曲利用。」

若然上述報道成為事實,即代表大規模教育改革,再度開展。除了全港學生必修必考主科改變,培訓工作、教材預備、升學機制須重新安排配合外,也意味着公開考評設計、文憑試整體國際認證工序須重新規劃,實為「大手術」。

可惜,偶一不慎,報道指出「年輕人更好地認識國家歷史,加強對國家的歸屬感」,以及「以免年輕人受『有人心』刻意歪曲利用」,不見得會如願,且有不少難以補救的負面效果。

中學課程大規模重組:影響甚巨

如果通識教育由必修必考科轉為選修,並以中國歷史取代其地位,當中涉及大量涉及全港的資源投放,行政安排。

一方面,此一改動意味着過往約15年很大部分「三三四學制」心力投放付諸流水,曾作過的教師培訓、教材開發、大專配套,悉數錯配;另一方面,新改革急趕「上馬」,由於未有準備,可預見須花不少時間重新諮詢、設計、培訓、解讀,引發大量爭議,未見其利,先見其弊。

况且,此一改動,幾可等於打擊回歸以來由前特首董建華開展的教育工作,無辜大力否定回歸後一國兩制下特區政府的教育政策成果及努力,實在可惜。

中國歷史教育:愛國教育?

筆者於大學歷史系研究院畢業,教育學院主修科目亦是中國歷史,自當熱愛中國歷史。不過,正因如此,筆者更須指出一種誤解:讀中史可徹底解決青少年「祖國歸屬感」問題。

第一,讀中國歷史,不但不會無端熟讀今天中國實况,更會探討更多中國歷史上治亂興衰負面事件。老師當然會教朝代政權崛起,也會教歷史陰暗面,包括文化大革命、六四事件,屆時,中學界將面對更多關於中國歷史的價值觀爭議,被「政治化」。試想,在互聯網普及的背景下,教育局及出版商如何出版不偏頗的教材,以至確保青少年對中國有恰當評價?

第二,香港中國歷史教育,並非由零開始。現時,中國歷史科有不少關注點,例如:中國歷史科與世界歷史科的內容重疊問題與兩者關係;中國歷史教學法的優化;香港史的角色與比重等,仍有待討論。况且,根據教育局資料,在2014/15學年,已有392間中學(88.29%)在初中設有獨立的中國歷史科,為什麼仍未見有「熱愛中國」成果?關於此點,尚未有深入探討,不宜急於盲目加強中國歷史教育。

若然現在仍未解決上述問題,急於求變,會否無辜勞累現在及未來的中國歷史老師?况且,中國歷史課程很難涵蓋今天中國發展,更時常被各界質疑教材、教學內容是否偏頗,豈不更少機會了解今日國情,且激發社會怨氣?

急於求變:「後佔領」時代另一次大撕裂

除此之外,現時為敏感時刻,不同議題已被政治化。始終,各界批評通識的論點並不新鮮,批評最激烈人士過往亦少有如此積極發言,如果此時突然作出這種大規模修改,很難讓人認為此一修改只與教育專業相關。

最可悲是,通識教育只是「代罪羔羊」。偶一不慎,選修建議再度激發社會神經,誤解為政治干預,陷歷屆政府、現屆政府、甚至中央政府不義,引發出另一連串抗爭事件,就算最後成功逼令通識選修,香港已元氣大傷,青少年工作,更難開展。

通識教育:也涉及基本法及國情教育

其實,通識教育單元範疇也有涉及基本法教育及今時今日國情教育,想不透為什麼要捨易取難,反倒要中國歷史老師古怪地教授「現時」中國實况,或突然加入另一科「基本法教育」。

現時通識科正進行課程檢討,而老師一直承認在通識課堂有教授基本法及國情,何不優化此一既定事實,支援老師、家長、學生之餘,亦避免勞民傷財?

原文刊於《明報》2014-12-10

字體大小

A A A

聯絡地址

香港新界沙田香港中文大學
信和樓 4 樓社會學系代交

c/o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4/F, Sino Buildi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hatin, N.T., Hong Kong.

彙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