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正閱讀......
媒體文章, 通識觀點

【文章】通識選修-解決青少年問題?

作者:許承恩老師(本會主席)

近日,就2015年特首施政報告的諮詢,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議員高調建議將高中通識科改為選修科,香港專業聯盟主席劉炳章先生也提出須增加「《基本法》教育」元素,並考慮另一個可能性,就是將中國歷史列為必修科。

上述建議,極有可能大規模影響「三三四學制」教育改革方向,為大幅度「課程教改」,影響全港學生,須小心處理。就此,不妨細心思考,問︰此時此刻,上述建議究竟能否有效解決現今青少年問題?會否反而增加更多青少年問題?或者,如果部分建議是可行的話,應如何實行,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通識選修﹕急進教改,得不償失

通識科有其必要存在價值,亦為「三三四學制」改革的重要元素。猶記起,通識科由舊學制預科選修科目演變成今時今日的必修必考主科,已經歷了近20年的討論及實踐。尤其在最近10年,社會曾對通識科必修必考角色提出過不少疑慮,但最終這一科仍能開展,獲得社會一定程度認同。

現時,急忙建議將通識科變為選修,除了打倒、浪費香港教育界及社會各界10多年來的改革成果外,亦會增加更多政治矛盾,一旦處理不妥,被誤認為「政治干預」,有可能令事情演變為「國教科風波2.0」,製造出另一個「上街」因由,先見其弊。

優化高中通識課程﹕雙贏策略

現時通識科正進行課程檢討,就往後的長期檢討方向,若然能確保討論過程不被「政治化」,堅守教育專業原則,深信可達至雙贏成果。

舉例,現時所有通識老師必會教授與基本法相關的議題,事實既是如此,何不思考如何深化這一部分,以至學生能更有效接收「基本法教育」信息?

另外,葉劉淑儀議員批評通識科沒有知識基礎,此一批評可圈可點。通識課程重視知識基礎及概念運用,要求學生運用知識與概念回應提問。不過,筆者承認不少通識老師期望課程文件能更清晰解讀知識及概念,甚至作出明確定義。就此,有心人士可多提出建議,例如如何在課程文件當中加入國情、歷史內容,有助學生更全面理解課程。

人文、歷史必修:引發新問題

至於將人文、歷史科變成必修科的建議,須三思而後行。

舉例,談及政治灌輸,這些科目必會引發更大爭議。例如︰教育局應如何確保課程內容「沒有偏頗」?如何確保教師政治中立,不會過分偏重教授「盲目唱衰」或「盲目唱好」中國共產黨的內容?如果有老師帶領學生參與「六四」活動,抑或,公開考試題目着重考核中國共產黨歷史缺失內容,會否有人強烈反對?

另外,筆者在大學及研究院均有修讀中國歷史及世界歷史,為歷史系畢業生。自己也曾擔心,一般大眾,尤其是一些並非熱愛文學、歷史科人士,對文學、歷史知識有以下印象︰學生感到沉悶,且習慣死記爛背,亦覺得課程內容較艱澀及「離身」。

因此,如果議員建議將這兩科變成必修必考科目,必須深入探討、諮詢及研究,切忌急進。甚或,各方可思考多種可能性,例如︰先探討改革初中人文學科、兩史科目內容,或者將上述學科先變成初中必修科?

政黨切忌急進﹕應謙虛聆聽各界意見

葉劉淑儀議員提出「通識選修」建議與「佔中」事件無關。可是,葉劉議員的建議確實在這段日子高調提出,更要主動強調與「佔中」無關,這種刻意解釋,反而予人「此地無銀」觀感,偶一不慎,將引發另一輪政治爭議。

另外,觀乎葉劉議員多年參與香港事務,尤其在2006年接受過美國高等教育「回流」香港期間,表現出自己很樂意謙虛聆聽各界意見,務求提出具建設性的建議。可是,就通識科變成選修科的建議一事上,筆者期望葉劉議員能提供進一步理據及研究成果。而且,筆者與很多老師一樣,即使我們是通識教師組織活躍分子,發現葉劉議員在批評之前,根本未有時間先關心通識教育科的實踐實况,包括聆聽我們意見。我們亦未發現葉劉議員的建議當中包括有普遍學生、老師、家長、市民的意見,實為可惜。

再者,葉劉議員提出須「增設人文必修科目,讓學生在中國歷史、世界歷史、中國文學及英國文學當中選一科必修」。要知道上述建議為一重要建議,影響香港整體課程規劃。不過,回顧上述建議,不論在教育專業、師資培訓、照顧學生學習差異、可行性範疇上,均未有進一步解釋,實在可惜,略見草率,以至欠說服力。舉例,上述建議,除葉劉議員外,有多少熟悉教育專業人士提出支持?當中5個持份者,包括通識、中國歷史、世界歷史、中國文學、英國文學對此建議有何評價?還有,要知道將中、世史分為兩個中學學科,絕對不是世界各國,包括中國教育界的普遍處理手法,既是如此,再強迫學生選中國歷史或世界歷史成為必修科,會否製造另一層面的分化,以至影響香港青少年的世界觀及國家觀?

無可否認,與其他「三三四學制」高中課程一樣,通識科正值課程檢討,需要各界專業意見。就此,筆者深信教育當局歡迎各界為通識科發展提出專業意見,包括如何加入「基本法教育」元素、國情歷史內容等。可是,提出意見人士切忌因為近期政治事件,或其他個人主觀因素,作出鹵莽建議。一方面,這些建議將破壞多年以來教改成果,更無端急速帶來新一輪教改。另一方面,這些建議有可能引發另一輪政治風波,將議題「政治化」,為香港政府及市民添煩添亂。

原文刊於《明報》2014-11-06

字體大小

A A A

聯絡地址

香港新界沙田香港中文大學
信和樓 4 樓社會學系代交

c/o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4/F, Sino Buildi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hatin, N.T., Hong Kong.

彙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