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正閱讀......
媒體文章, 通識觀點

【文章】再訂「貧窮」

作者:程衞權老師(本會外務副主席)

試想像0.65美元(約5港元)有多大影響力?有否想過0.65美元的改變,可以將數以億計的人民重新定義?

世界銀行於十月初公布,基於購買力改變,將全球貧窮線由每人每日賺1.25美元(約10港元)上調至1.9美元(約15港元)的標準,引來不少討論。有學者指世銀角色矛盾,一方面「定義」貧窮,但其目標則是「消滅」貧窮。提高貧窮線後,單是東亞的貧窮人口便可能增加一億多人,令滅貧目標更遠。

不過,根據世界銀行的報告,2015年全球極端貧窮地區的總人口比例,首次下降至個位數的9.6%,而總數則由2012年的九億二百萬人減少了兩億,至七億二百萬人。如果有關現象屬實,滅貧目標確實已邁進了一步。

世界貧窮人口減少,固然可喜可賀,不過,關注數字的同時,同學亦要留意數字的影響因素,以及數字以外的實際狀況,這有助於認識更全面的世界貧窮問題。經濟學家楊家彥曾指出,由於部分發展中國家屬人口龐大的新興經濟體(如中國、印度、巴西,她們是金磚五國的其中三國),佔全球人口比例高,故此,當她們的經濟發展迅速時,人均收入的增幅可大於貧窮調升的幅度,令全球貧窮人口比例下降,惟部分進入經濟停滯期的國家,貧窮情況仍然嚴重,而且難於改善。 

另一方面,身處災難或內戰國家的人民,無論收入如何,其生活的艱難度必然很高,生活素質亦會相當惡劣,此部分亦不會在數字中反映情況。

同學在學習全球化課題的時候,不妨想想,何以國際分工的生產模式,令低度發展的國家人民,可能走進更惡劣的生活水平之中?何以就業增加的情況下,生活素質仍未能普遍改善,貧富地區之間甚或有越拉越遠?國際組織和各國數十年來不斷關注這個課題,透過標準訂立、措施建議、人道援助、會議商討等,何以時日過去,改善速度仍然緩慢,問題仍然嚴重?

曾有統計指出,全球10%最富有的人掌握全球87%的財富,而且這些貧富懸殊的趨勢會越來越嚴重,樂施會亦曾具體描述「全球所得最低資產的三十五億人(佔全球人口一半)擁有的總財富,還比不上一輛雙層巴士所搭載的富豪所擁有的多。」看來,雖然常言道「貧窮源於不公義(的制度)」,但似乎制度的改變亦不足以解決貧窮問題。

貧窮這個課題,同學不會陌生,學習單元二、三、四中,也會討論過相關課題。血汗工廠、公平貿易、絕對貧窮等概念,也可能耳熟能詳;但除了對上述內容有基本掌握,同學亦不妨查找一下現時的貧窮人口分布和統計,根據其國情作一些簡單的分析,或許會有更多關於貧窮的想像,例如可以發掘一下,貧窮線上調後,有甚麼國家或地區的貧窮人口增加?她們的國情或生產如何?以當地的物價,1.9美元又可以如何生活?從量和質方面的思考,均能夠對這些國家或地區的環境有所理解。 

回顧本港,2012年統計處的數據顯示,香港貧窮人口約1,109,200,佔差不多七分之一的香港總人口,物價、樓價不斷上升,導致出現不少「麥難民」(露宿者為找室內舒適環境借宿而「到訪」某快餐店而命名);當中涉及的不單只是土地供應問題,更有就業空間、商業炒賣的問題。制度和福利都似乎一時間難以處理和解決複雜問題,與其說源於不公義的制度,更可能是人心不富足、「賺得太盡」的問題。如果風氣不改,2030年也難徹底滅貧。作為香港巿民的一員,有甚麼行動可以參與,以至問題得以紓緩?

除了知性上的了解,更渴望同學能身體力行,多做一些有助紓緩貧窮的行動,由個人開始改變世界,但願2030年真正可以達到滅貧的目標。

原文刊於:香港電台通識網「集師廣益」專欄

字體大小

A A A

聯絡地址

香港新界沙田香港中文大學
信和樓 4 樓社會學系代交

c/o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4/F, Sino Buildi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hatin, N.T., Hong Kong.

彙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