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正閱讀......
媒體文章, 通識觀點

【文章】《民王》、《俠飯》與 Pokemon Go

作者:賴得鐘老師(本會主席)

筆者在學校除了任教通識科外,也要兼任資訊科技統籌員的工作;而其中一個職責是安排每年一至兩次有關資訊科技運用的家長講座。在答問環節,經常有家長問:「時常聽專家說要多瞭解子女的世界,但資訊科技的發展太快了,又 Facebook 又甚麼的,我們怎樣追得上?」

各位看到這裏可能會想:「其實呢,青少年已不玩 Facebook 了。」是呀,當成年人的世界才稍為習慣使用 Facebook 時,子女已經拋棄它而投向 Instagram、Snapchat,甚至更多我這一輩連聽都沒聽過的平台了。要追?怎追?這不知可否稱為兩代之間的「數碼鴻溝」?

Pokemon Go有助親子溝通?

最近掀起的 Pokemon Go 熱潮可能是契機吧?筆者只下載試玩了兩天便刪除了。不過,看到很多中年人甚至五十代都在街上玩。如果父母與子女一起玩,或者最低限度讓他們在茶餘飯後也有個共同話題,例如:「你捉到多少隻精靈呀?」、「這隻那隻你找不找到?」、「今天哪裏有精靈聚集呀?」這樣應該有助親子溝通和瞭解吧?

不過,事情又應該沒那麼簡單。手機遊戲推陳出新,其實以往的 Candy Crush、Disney Tsum Tsum 等等,都是男女老幼都愛玩的遊戲,其中一些還可以網上對戰或以 Facebook 數據比拼排行榜,結果又能否促進親子溝通?可能問了兩三次「你打到第幾排呀?」就已經再沒有談下去了。因此,緊貼潮流可能是方法之一,但只可以作為引旨。要促進兩代溝通及瞭解,其實應該涉及更深層次的交流吧!

筆者近幾個月看了兩齣日劇,發現似乎日本的電視台十分重視兩代溝通這個題材。雖然我們不能對劇集的所謂警世意味看得太認真,但的確引發了一些思考,與各位讀者分享。

首相與「廢青」兒子溝通的契機

《民王》

《民王》

第一齣是早前在本地電視台播放過的《民王》。故事橋段其實是老掉牙的身分互換。身為日本首相的父親,兒子卻是一名讀書不成、連咬字發音都弄不好的「廢青」,卻因為受到政敵的科技武器攻擊而互換了身分。

說到這裏,大家應該都猜到了以下的情節:未互換身分前父子二人不瞅不睬;然而互換身分後卻能設身處地的感受到對方生活上的各種困境,進而開始互相瞭解;兒子化身父親後,每天都要面對繁重的工作,還要每天防範來自黨內黨外的政敵陰謀,壓力大得令人喘不過氣;相反,父親化身兒子則要面對找工作時未獲賞識 (也沒有因他是首相兒子而獲特事特辦)、對社會有承擔卻被上一代的商家斥為太理想化,以及面對心儀女孩卻羞於啟齒的情景。

結果二人互相幫助,解決了重重困難。父親成功連任、兒子的理想受到賞識而獲良心僱主聘用,還奪得美人歸。最後二人悉破政敵陰謀、破解科技武器的魔咒,還原自己的身分,大團圓結局。

《民王》談兩代溝通的關鍵在於設身處地去感受對方的困境和感受,以及欣賞對方的價值。很多時我們都困在自己的圈圈裏,把人家所做的事情簡單化,並且嗤之以鼻。例如父母總是埋怨子女花很多時間在社交媒體上,又或是難以專注完成一件工作;但卻無法理解原來社交網絡與他們的生活已密不可分,甚至這種廣泛而頻密的人際互動以及多工性 (multitasking),是新世代社會發展的特質。下一代也不明白上一代為何堅持事事要認真而專注,覺得是吹毛求疪,但看不到這專注而持久才是進步的基礎。說穿了,「同理心」和對於他人的耐心就是溝通的關鍵。

黑幫頭目對「廢青」的每集一句道理

另一齣劇集是現時仍播放中的《俠飯》。這齣日劇的設定較為有趣:黑社會「大佬」因避開警方追捕,強逼一名「廢青」讓他留宿家中一段日子。「廢青」就讀三流大學,同樣找不到工作,而且同樣不敢追求心儀女同學。

二人的關係建基於「吃」。黑幫頭目原來是出色廚師,因他相信作黑幫隨時喪命,因此必須認真看待每一餐,而且練得一身好手藝,而反正他待在青年家中也無所事事,就每天弄個出色的晚飯。在吃的時候,他便利用食物向青年曉以大義,而特別的地方是,頭目每一集對青年講道理都只有一句,僅此而已。

《俠飯》

其中一集說到青年見工,發覺公司把一流大學和三流大學分流面試,因此感到氣餒。黑幫頭目用鄰居送的超市急凍牛排,經特別處理而做出比得上 A5 和牛的味道。在青年吃得津津有味、問為何低檔牛扒能有如此美味時,頭目說:「這與等級無關。即使是超市檔次的肉,做法不同也可以呈現比 A5 等級更好的味道。」

另一集說到女主角時常羡慕一名富家同學,覺得自己比不上人家。頭目以異於富家同學慣常做法,卻類似女主角家鄉口味的方法做菜,結果同樣令他們大快朵頤,然後對女孩說:「飯菜的味道不過如此。無論是誰,最適合自己口味的莫過於自己家的味道。所以沒有必要羡慕別人家的味道。」

重點是長輩有沒有用心感受下一代的困境

《俠飯》與《民王》同樣以權威人物作上一輩的代表,年輕人則同樣是「廢青」,但切入點卻不同。《民王》是沉浸式、代入性的身同感受;《俠飯》卻不用多說,免得年輕人覺得厭煩。關鍵是在於找到持久的話題和切入點去溝通。與潮流玩意 Pokemon Go 不同,欣賞美食是人性、是男女老幼的共通語言,因此能恆久不斷地逐步建立關係。

而最重要的是,兩齣劇的核心思想是作為長輩的,有沒有用心去感受下一代的困境。年輕人找工作、置業難,不要輕言一句「誰叫你不勤力點?」年輕人上流機會不足,上一代人固然難以放棄上層的位置,但體恤年輕人,應盡量提供他們發揮和提升能力的機會,同時欣賞他們的衝勁和新意念。這種「體恤」和「欣賞」,不是那種「呢個後生仔幾叻嘅,畀佢試下囉,錯咗無壞嘅」的「包容」,而是真的去站在他們的位置去感受他們的喜樂與苦痛,去思考他們面對的環境與困境,與我們上一代有甚麼不同,從而讓他們的特質,自然地有機發展,這種未來所向才能真正拉近兩代的鴻溝。

說的容易,做卻很難,筆者絕對明白。正如筆者一位也是教通識科的年輕朋友說,《俠飯》的橋段很爛。不錯,各位可能都覺得《民王》和《俠飯》的橋段都很老套,但最少一齣又一齣的日劇嘗試從不同角度去探討這個重要的社會議題,也是除了陳義甚高的新聞自由之外,另一個傳媒的重要功能與責任吧?我相信這樣一次又一次嘗試打入年輕人的世界,年輕人仍是會感受到上一代的誠意的。

原文載於:香港電台通識網〈集師廣益

字體大小

A A A

聯絡地址

香港新界沙田香港中文大學
信和樓 4 樓社會學系代交

c/o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4/F, Sino Buildi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hatin, N.T., Hong Kong.

彙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