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正閱讀......
媒體文章, 通識觀點

【文章】看《導火新聞線》學習通識科

作者:陳家祺老師(本會幹事)

編按:若學生具備從生活細節(例如所看的電影)中聯想其與通識科關係的能力,對他們學習此科、以至培養對社會議題的洞察力等更為有效。文章描述《導火新聞線》的情節及其通識相關部份,是一個學生可以參考的例子。

the-menu

通識科強調生活中實踐,筆者在課堂中亦經常提醒同學觀察和思考生活細節與自己學過的通識概念、知識和議題有何關係。這樣做的話,同學可以對所學的通識有更深刻印象,也能提升應用它們的能力。

以筆者早前看過的一齣電影《導火新聞線》為例,電影裡有不少情節是可以用通識角度來討論。故事橋段是一個市民面對法律制度的不公義,受到傳媒影響,作出不理智行為。電視台員工智哥因為其女兒多年前被姦殺、關鍵證人又被疑犯收買而令法院判被告無罪,一直感到深深不忿──該關鍵證人後來更承認給假證供,但因為香港法律制度的「不能一罪兩檢」原則下,案件不能重審。智哥希望以在電視台挾持人質的手段,要求政府修改有關一罪兩檢的法例。這段轟動的新聞事件自然吸引記者追訪;其中一間報館的記者為了寫一些「juicy」的新聞放上網來「搶hit rate」,不惜以不同方法來刺激智哥,智哥受了刺激造成有人質傷亡。而幾位主角任職的另一間報館,則在網上用簡單易明的方式,令讀者明白事件背後所揭露的不公義,並促使不少市民自發到電視台外聲援智哥。

從通識科角度看,首先我們可以思考「不能一罪兩檢」原則是否符合法治精神:此原則可能會因審訊過程的問題,像電影中關鍵證人承認給假證供,而令疑犯消遙法外,令公義不能被彰顯;但這做法又可能可以防止政府以其龐大資源打壓反政府人士,例如以同一罪名多次檢控反政府人士,令反對者受盡漫長司法程序的煎熬,從而達致限制政府權力之效。通識強調分析要從多角度出發,「不能一罪兩檢」不就是一個絕佳的實例?

然後,我們可以思考電影中市民聲援智哥的行為。市民公開集結群眾力量,要求檢討「不能一罪兩檢」原則,其實是社會政治參與的一種;同時也可提醒我們促使市民參與政治事務的因素,例如傳媒報道內容、資訊科技發展、香港市民的同理心等等。

此外,這齣電影帶出一個香港社會議題:香港部份新聞報道質素低劣,誰應負最大責任呢?表面看來,責任最大好像是傳媒機構;但是,如果傳媒機構是商業組織、投資者,以利潤為目的也正常不過。另一方面,似乎是消費者有需求及消費行為支持下,這類傳媒機構才能生存。舉例:當個別奧運電視節目主持把運動員比賽比喻為賽馬,受到批評時更叫觀眾不喜歡就去睡覺時,如果市民真的不齒這類言論而罷看相關節目,電視台能不改善嗎?又例如,當某些電視新聞節目明顯偏幫某政治力量時,如果市民覺得有問題而罷看相關新聞,該電視台還可以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嗎?

這個爭議不容易有答案。如果市民一直沒有得到提升媒體素養的機會,那我們要求消費者以市場力量來改變新聞質素,便是要求過高;反之,政府或學校實在有責任教育市民、提升他們對分析及判別新聞資訊的能力,以間接地改變市場需求。不過,傳媒機構在其龐大的網絡及資源下,不斷以低質素但能吸引眼球的資訊來「創造」消費者口味,那責任似乎又回到傳媒機構了。

不管學生的立場是甚麼,大家要思考自己會以甚麼準則來判斷:是持份者的資源多寡?是持份者所面對的限制?是對現象產生的相關程度?還是其他?能善用這種思維的話,對學生有系統地思考其他性質相近的議題(例如誰對香港的長工時問題要負最大責任)有一定幫助,亦對成為良好公民踏出重要一步。

原文刊於2016年10月5日「香港電台通識網

字體大小

A A A

聯絡地址

香港新界沙田香港中文大學
信和樓 4 樓社會學系代交

c/o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4/F, Sino Buildi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hatin, N.T., Hong Kong.

彙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