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正閱讀......
媒體文章, 通識觀點

【文章】權利、義務與正確認識《基本法》

作者:賴得鐘老師(本會主席)

圖片來源:香港電台

圖片來源:香港電台

談到權利與義務,很多人以為是很簡單、很老套的事:「小學生都懂啦!」真的?看本周日的《城市論壇》就發現,實情並非如此。

當天《城市論壇》討論黃之鋒在泰國被拘留半天一事。台上嘉賓除了黃本人外,也有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獨立立法會議員謝偉俊及民建聯的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葉國謙。一個小時的節目中,嘉賓提出並回應了很多就此事引發的問題,但其中一個問題卻在討論過程中被模糊化了。這個問題是:在黃之鋒於泰國被扣留期間,特區政府以至中國政府外交部應否主動聯絡泰國政府,以瞭解事情,並對黃提出協助?

這原本是很理所當然的問題,卻一直沒有得到正面解答,而隱沒在一大堆搬龍門、轉移目標、模糊視綫的討論之中。其實只要用所有通識同學都認識的持份者角度切入,答案便一目了然。

對於特區政府應否主動聯絡泰國政府瞭解狀況及提出協助,持反對意見的葉、謝二人以及部分台下觀眾所持的理由主要如下:

  1. 各國有其不同的文化與法律,因此泰國扣留黃沒有問題
  2. 其他國家不時也有拘留外國訪客的事件,黃不應夜郎自大,覺得自己與別不同而享有特別待遇
  3. 黃以往參與眾多抗爭運動,不受部分國家歡迎是理所當然,他應早有所覺

但以上的說法,都沒有解答原本的問題。其實這項爭議中,只要釐清了有哪些持分者以及其相應的權利或/及義務,答案便呼之欲出。

首先是黃之鋒本人。他持有有效的特區護照,因此應享有所有香港公民均受保障的權利,也有《基本法》賦予的言論及表達自由。換句話說,黃之鋒不論對香港特區政府以至北京政府持甚麼政治立場,基於《基本法》的條文,他都應該獲得特區政府的保護。由此引申,上述言論的第 3 點並不適用。

其次是泰國政府。作為主權國家,對於哪些訪客可以入境,是在其主權範圍之內。而退一百步看,主權國家的確不一定需要公布拒絕訪客入境的理由,例如有關恐怖分子、國際罪犯與傳染病帶菌者,以及其他該國自身考慮的原因等。港人當然知道黃不屬於以上任何一類。泰國政府作出這次事件的決定,若果真的如其總理巴育所說,是跟隨中國政府的要求,則該國只是選擇自貶國格成為中國的附庸國,自削軟實力,甚或寧可惹來港人杯葛前往該國旅遊導致經濟損失而自損硬實力。這個決定對泰國孰利孰弊,也只有該國國民有權置喙。支持黃的市民固然憤怒,也可以提出質問,但確是無可奈何的。換句話說,上述第 1 點是對的,雖然很過分。

第三個持份者是北京政府。黃之鋒擁有中國公民身分,而有國家公然地在未有任何合理解釋的情況下,禁止持有中國政府授權的特區護照的國民入境,那是對北京政府極具侮辱性的行為。中國公民在外受欺侮,在外交上等同中國本身受欺侮。所以,中國外交部回應指,中方尊重泰國政府依出入境規定和法律作出的決定是不可接受的。為了保護國體,中國實在有責任追究。因此上述第 2 點是不合理的,不是黃夜郎自大、自尊過高,而是北京政府自視過低,竟在其國民被欺負時仍不作聲。除非如巴育所言,泰國政府阻黃入境是「中國的事」,若是如此,在泰國政府受千夫所指之時,北京政府也應出來澄清命令是由他們所發吧?否則陷泰國於不義,就是沒有盡作為朋友的責任了。

至於特區政府這第四個持分者更是責無旁貸。因它是中國的一部分,面對中國公民被拒入境令國家尊嚴受損,難道沒有責任去問個究竟,並必要時予以譴責嗎?另一方面,它作為香港公民的公僕,也是香港人交稅養活的,當然有責任要關心市民的安危。否則這怎能說是香港人的政府呢?(當然這涉及政府認受性的問題,則非本文的討論重點。)

從以上分析,謎底解開了。黃之鋒在泰國被拒入境的事件中,特區政府的責任最大。它既沒有守護國家尊嚴,也沒有捍衛《基本法》下香港公民的權益和人身安全。近日又有評論指通識科沒有讓學生正確認識《基本法》,看來是政府、建制派和港區人大們沒有認真看待《基本法》才是。由上述分析可見,若我們認真學習和運用通識科中最基本的思考框架,已經可以釐清社會上很多問題。誰說通識科沒有價值?

原文刊於2016年10月11日「香港電台通識網:集師廣益

字體大小

A A A

聯絡地址

香港新界沙田香港中文大學
信和樓 4 樓社會學系代交

c/o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4/F, Sino Buildi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hatin, N.T., Hong Kong.

彙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