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正閱讀......
媒體文章, 通識觀點

【文章】對政府政策措施的思考

作者:陳家祺老師(本會幹事)

思考

在通識教育科的學習中,學生處理不同的社會議題時,學生都要對它們進行思考,並論證自己的立場。筆者及部份通識科教師在過往的評論中提及過,當學生能習慣在討論社會議題時,運用良好的思考技巧,便有助學生及社會更全面討論公共議題。

在社會上不同公共議題的討論中,其中一種較常見的爭論是:政府應否實行某個政策措施(即政策評論題)。例如,談及香港人的飲食習慣是否健康時,社會便有「政府應否對高脂食品徵收額外稅項」的討論。對部份通識科的初學者來說,他們只能籠統地思考這個措施的「好處」與「壞處」。

筆者在本文嘗試以自身的學習及教學經驗,分享一些「好處∕壞處」以外的思考向度,希望有助擴闊學生的思考,也令他們可以更有系統地整理自己的意見。

當然,筆者的思考不是詳盡及徹底,考慮因素的分類也不一定是最好。或許以下提出的向度及因素可以是一個出發點,希望同工多加指點,為建立通識學界的共通思考框架鋪路。

大體來說,政策評論題的思考方向可以分為「需要性」、「可行性」、「效果」三方面。「需要性」是指政府是否有實行該措施的需要;「可行性」是有關該措施是否真的能得以落實;「效果」則是落實該措施後會帶來甚麼不同方面的影響。以下筆者會嘗試就著這三大向度,提出每個向度可考慮的因素,並會以高脂食品徵稅措施或其他適當例子加以闡述。

(一)「需要性」方面:

  • 問題的嚴重性:如果相關措施所應對或處理的問題十分嚴重,政府便有較大的理由要落實相關措施,以解決問題。例如,如果論者認為香港人的肥胖問題很嚴重(例如為香港醫療系統帶來很大負擔),政府便有作出跟進的較大需要。
  • 問題的逼切性:如果相關措施所應對的問題是需要盡快處理,政府便不能夠慢慢研究一些更好的方案,而要落實一些並非完美的措施,以盡快應對問題。相反,假設有論者認為肥胖問題不是必須馬上處理的問題,政府便未必要急於落實可能有其他反效果的徵稅措施。
  • 政府的責任:這一點涉及「責任」這個通識科常見的概念。對部份傾向「小政府」思維的論者來說,政府並沒有規管個人飲食喜好及習慣的責任,因此他們會認為政府不應落實相關的徵稅措施;另一方面,有些論者則認為政府有盡其所能保障公眾利益的責任,因此應該落實徵稅措施,以保障市民的健康及香港醫療系統。
  • 相關措施的必要性:即使社會同意政府有責任處理相關問題,不同論者之間都可能對處理手法持不同意見。如果徵稅措施不是必要、同時又存在一些更好處理肥胖問題的方法,政府要實行這措施的理由便較弱。

(二)「可行性」方面:

  • 技術可行性:政府希望落實某個措施時,可能會遇到不同的技術困難。以徵稅措施為例,政府在制訂徵稅細節時可能會遇到困難,例如難以決定徵稅的準則;在執法層面上,政府則可能因為未必容易準確檢測食物的脂肪含量,又或者因為檢測過程需要耗用大量資源,而令措施變得較為不可行。
  • 政治可行性:另一個使措施可不可行的因素,可能是措施在政治上不可行。例如,不少香港市民擁抱自由價值,政府規限他們的飲食選擇,便可能會引起極大的公眾反響,最後政府要打退堂鼓。有時候,政治上的不可行性是因為相關措施會打擊重要持份者(不一定是公眾)的利益。例如,以土地發展的議題為例,有論者便認為在新界部份棕地發展公屋,在政治上行不通,是因為相關計劃可能會損害有相當政治影響力的鄉事派利益。
  • 法律可行性:一些政策措施可能與現有的法律或相關原則有所抵觸,令其變得不可行。上述的徵稅措施未必有相關的問題;不過,以香港政制發展為例,在行政長官選舉的提名過程中,反對採納公民提名的論者便指出,沒有提名委員會的制度與《基本法》相違背而不可行。(當然,法律是死的,不過修法與否又是另一個問題了。)

(三)「效果」方面:

  • 有效性:考慮政府應否落實某項措施時,當然要考慮該措施是否有效(例如能否真的解決問題);畢竟,落實沒有效果的措施,只會白白浪費公共資源。在思考有效性時,可以考慮其短期有效性,例如對高脂食品徵稅可否在短期內令市民對相關食品的進食減少,從而提升他們的健康狀況?同時,也可考慮長遠有效性,即措施的果效可否持續,例如市民在一段時間後會適應了高脂食品的較高價格(即與膠袋徵費的情況類近),那這措施的有效性就未必能持續了。可以留意的是,長遠有效性通常與問題的根源有關;例如,有論者認為,由於徵稅措施只是提供經濟誘因,而非提升市民對健康飲食的注重程度,通常這措施都未必會有持續效果。
  • 代價:另一個需要考慮的因素,就是措施落實後的代價或副作用。要注意的是,這個代價並非只是落實措施所需的財政及人力資源,同時包括了其他負面影響。如果這些負面影響很大,落實措施的理據就可能較弱。例如,對高脂食品徵稅後,最明顯的負面影響就是損害了市民在食物選擇方面的自由。當然,這並不代表因此便要否定相關措施;只要說得通為何這種自由相對較不重要、甚至是「可犠牲」的話,那就可以消除了對這些代價的憂慮。

最後一點要注意的是,儘管上面列出了不同考慮因素,筆者並不是指在答題時,要每一段集中討論一個因素。有時候,同一段落可能可以展現出學生對不同因素的考慮。例如,討論政策的「有效性」時,學生當然應談及相關措施如何解決當前問題,同時論述相關問題的嚴重性,以加強這個有效性的重要程度。至於集中討論政策的「短期有效性」時,學生可以同時闡述相關問題如何逼切,以加強論證為何短期成效如斯重要。

原文刊於2016年10月28日「香港電台通識網

字體大小

A A A

聯絡地址

香港新界沙田香港中文大學
信和樓 4 樓社會學系代交

c/o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4/F, Sino Buildi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hatin, N.T., Hong Kong.

彙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