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檔案

教育政策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14 posts

【活動】《香港大學畢業同學會教育基金》「中學課程改革的檢視與前瞻」研討會

香港大學畢業同學會教育基金即將舉辦「中學課程改革的檢視與前瞻」研討會,希望邀請教育界同工及各界關心教育的人士一同參與,檢視香港中學課程改革實施情況,並就將來發展路向,各抒己見。 Continue reading

【文章】政治壓力下 捍衞通識科

其實通識科正是為了糾正港英年代與社會環境斷裂的殖民教育而推出。客觀理性、兼容並包、有理有節、推論有據,以及懷有造福社會的使命感與仁愛憐憫等,都是通識科希望年輕一輩培養的素質。聯會換屆後,由有豐富經驗的關展祺老師擔任第七屆主席,實在任重道遠。希望各位教育界同工與社會大眾繼續支持聯會,使新幹事會能繼續虛心為廣大師生以至社會大眾服務。 Continue reading

【本會文章】致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意見書

通識科乃上世紀社會對當時教育過於功利以致青少年對社會漠不關心的問題作出的回應。香港作為一國兩制下的社會,要達致港人治港,年輕一代關心社會並培養理性分析的能力至為重要;今天面對多變的社會及國際環境尤甚。守護通識科的必修必考及政治中立,不單是考試課程及教育事務,更是整體社會公民素質的基礎。 Continue reading

【文章】請梁美芬議員修讀通識科

2月6日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女士在《明報》發表題為〈通識科應轉為選修科〉一文,反映對通識科存有不少誤解。其實通識科對於培育年輕人21世紀香港所需的素質尤為重要。筆者謹以考生都熟知的思考方法回應梁議員的意見。 Continue reading

【文章】捍衛通識教育 培養良好公民

以上通識科的一些特點,都顯示出此科對香港的公民教育有重要貢獻。如果落實王先生把通識科排除在外的「8個必修科」,恐怕是一個開倒車的做法,令香港的中學教育重回港英殖民地時代的非政治化教育制度——學生無法在有意義的學習經驗裏,研習不同的當代公共議題,把學生再一次從其身處的充滿不同爭議的社會中拉走、剝奪他們在專業教育工作者指導下學習如何面對身邊的社會爭議的權利——這對培養香港青少年成為良好公民,絕對是百害而無一利──陳家祺老師 Continue reading

【文章】培養好老師 研究與現實

看到這個圖表時,筆者心裏暗忖:「糟糕!高效能的教學策略,例如對學生提出回饋、朋輩輔導學習等,均似只關乎老師的教學技巧是否純熟而已;若教育局官員和校長看到原來小班教學和聘請教學助理效益這樣低,豈不讓他們有藉口削資?」──賴得鐘老師 Continue reading

【文章】通識教育,內憂外患,大家都輸

通識科內外交困,損失的不單是任教這科的前線老師,而是整個香港社會。從人力資源的角度,合約制通識老師的流失,絕對是對整個香港教育界的重要打擊 ── 賴得鐘老師 Continue reading

【文章】「良心的剝削」──論教師超時工作問題

筆者相信,這種對良知的剝削才是教師一周工作80小時的主要動力。因為如上文所述,金錢誘因和權力威嚇,也不一定有效逼使教師長期超時工作以及忍受無意義的條文程序。這份動力必須發自內心,才能逼使老師們自己放棄生活中其它美好事物。然而教育局卻不為所動,連通識教師多年爭取常額撥款聘請一名教學助理的要求也置若罔聞,因為局方深知,我們的良心令我們死撐下去,為的是學生的福祉。 Continue reading

【文章】通識教科書送審制度應予廢除而非加強

若廢除審書制度,引入中小書商加入競爭,能平抑書價、促進競爭、增加選擇,也減少政府行政成本,更能釋除公眾對於政府作政治打壓的疑慮。若資深老師和學者能較容易加入出版教科書,知識領域會更廣闊,例如通識科倚賴最新時事發展及多元思考,學術概念往往百家爭鳴,若只有教育局單一的面向,這是有違通識科原意,也剝削學生接觸不同學說的機會,因而令思考被窒礙,受損的只會是學生。 Continue reading

【文章】對在職進修的反思

總的來說,作為通識科老師的進修方式可分為非正規與正規兩種。筆者任教的學校計算專業培訓時數的準則較為寬鬆,因此鼓勵了老師們透過不同方式去充實自己。這些不同的「專業培訓」包括:與同工就教學作非正式的交談;參與與教學工作無直接關係的活動,例如與同事一起參與體育運動等;連老師逛書店都可以計入專業培訓時數,差不多是「你敢申報、我就敢計算」的狀況。 Continue reading

字體大小

A A A

聯絡地址

香港新界沙田香港中文大學
信和樓 4 樓社會學系代交

c/o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4/F, Sino Buildi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hatin, N.T., Hong Kong.

彙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