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檔案

通識Plus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7 posts

【文章】考試就是萬惡?

成績作為學習誘因,並不是筆者認為考試最重要的存在價值。事實上,考試本身是評核學生能力的一種工具,而評核本身是教育的重要一環。評核過於粗疏甚至沒有評核,我們難以有效量度學生的學習果效,從而按他們的學習成果分配有限的資源(例如語文能力較強的學生,可以有較大機會入讀名額有限的法律學位課程)。同時,我們也較不容易量度教師的教學效能,從而找出教學(以及包括策劃等其他範疇)的良好做法,以供教育界其他同工參考──陳家祺老師 Continue reading

【文章】「良心的剝削」──論教師超時工作問題

筆者相信,這種對良知的剝削才是教師一周工作80小時的主要動力。因為如上文所述,金錢誘因和權力威嚇,也不一定有效逼使教師長期超時工作以及忍受無意義的條文程序。這份動力必須發自內心,才能逼使老師們自己放棄生活中其它美好事物。然而教育局卻不為所動,連通識教師多年爭取常額撥款聘請一名教學助理的要求也置若罔聞,因為局方深知,我們的良心令我們死撐下去,為的是學生的福祉。 Continue reading

【文章】規管學生髮型服飾有何正當性?

學生的個人自由,在沒有十分強的理由下,就被無情地收窄了。我們是在辦怎樣的教育?我們是要求學生盲目跟從規則,即使他們的自由會被收窄?這樣的話,教育會否成為了「馴化」公民的過程,方便管治集團持續控制人民?──陳家祺老師 Continue reading

【文章】通識教科書送審制度應予廢除而非加強

若廢除審書制度,引入中小書商加入競爭,能平抑書價、促進競爭、增加選擇,也減少政府行政成本,更能釋除公眾對於政府作政治打壓的疑慮。若資深老師和學者能較容易加入出版教科書,知識領域會更廣闊,例如通識科倚賴最新時事發展及多元思考,學術概念往往百家爭鳴,若只有教育局單一的面向,這是有違通識科原意,也剝削學生接觸不同學說的機會,因而令思考被窒礙,受損的只會是學生。 Continue reading

【文章】後雨傘的課外活動顧問老師

雨傘運動爆發時,筆者任教的學校已完成了學生會選舉。如同一貫的學生會競選政綱,都是以蛇齋餅糉為主打。商店購物福利 … Continue reading

【文章】「具規範的IES」的AB和CD:(一)AB篇

本文的標題令你看得一頭霧水嗎?但是如果你正就讀中五就應該心領神會了。對,這裏說的就是指由2017年文憑試(即這 … Continue reading

【文章】對在職進修的反思

總的來說,作為通識科老師的進修方式可分為非正規與正規兩種。筆者任教的學校計算專業培訓時數的準則較為寬鬆,因此鼓勵了老師們透過不同方式去充實自己。這些不同的「專業培訓」包括:與同工就教學作非正式的交談;參與與教學工作無直接關係的活動,例如與同事一起參與體育運動等;連老師逛書店都可以計入專業培訓時數,差不多是「你敢申報、我就敢計算」的狀況。 Continue reading

字體大小

A A A

聯絡地址

香港新界沙田香港中文大學
信和樓 4 樓社會學系代交

c/o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4/F, Sino Buildi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hatin, N.T., Hong Kong.

彙整